鞲鴏

非洲人想要硫化锶

快高非了,自嘲_(:3

非洲人一到店,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非洲人,你式神录里又没添新SSR了!”他不回答,对柜里说,“来个双十一特惠礼包。”便排出六百四十八枚魂玉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抽不到好卡了!”非洲人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十连,连个SR都没有。”非洲人便涨红了黝黑的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偶尔非不能算非……没SR!……这种事,谁还没有过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总会脱非入欧”,什么“又能十连了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 非洲人攒过45张符,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来的黑,旁人便又问道,“非洲人,你当真在F某O抽到过黑贞么?”非洲人看着问他的人,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。他们便接着说道,“你怎的在营养师连半个SSR也捞不到呢?”非洲人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,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,嘴里说些话;这回可是全是欧非不能由SSR而论之类,完全不懂了。在这时候,众人也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 
        ……
  在这些时候,我可以附和着笑,掌柜是决不责备的。而且掌柜见了非洲人,也每每这样问他,引人发笑。非洲人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,便只好向孩子说话。有一回对我说道,“你F某O抽到过黑贞么?”我略略点一点头。他说,“抽到过,……我便考你一考。抽符前的整点玄学,怎么做的?”我想,这里最非的人,也配考我么?便回过脸去,不再理会。非洲人等了许久,很恳切的说道,“不会做罢?……我教给你,记着!这些玄学应该记着。将来和你掌柜一样玩其它游戏时抽卡也可以用。”我暗想我和掌柜的等级还很远呢,而且我们掌柜也从不用玄学,但每次都能抽到SSR;又好笑,又不耐烦,懒懒的答他道,“谁要你教,不就是卡整点卡池满的时候抽么?”非洲人显出极高兴的样子,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,点头说,“对呀对呀!……符有四种画法抽到SSR概率高,你知道么?”我愈不耐烦了,努着嘴走远。非洲人刚用指甲蘸了酒,想在柜上画符,见我毫不热心,便又叹一口气,显出极惋惜的样子。

评论

热度(1)